柒五君

脑洞狂魔,多练文笔,早点开坑

DMMD脱坑了抱歉爱不动了
真滴对不起!!现在可能就刷一下巍澜和小英雄胜出轰出和大三角古二的沈谢偶尔刷,锤基也可能刷一下,以后可能还会刷一些别的,如果单纯因为DMMD关注我的可以取关了sorry……slow damage出来之前我可能不会再回脑残社了,如果我现在磕的你们也吃的话也可以留着我推个粮,不磕就算了
虽然估计没人会在意,毕竟我写文日常糊的一笔,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苍叶的修罗场的后续的话我可以过几天写个大纲出来,没人回我就当没人了……
抱歉QAQ冷圈实在不好混,也没几个人陪我唠嗑,磕不动了

【巍澜】却是故人来

Attention!
OOC严重!小学生装逼文笔
剧版设定,人设偏原著,战后设定,特调处除了楚恕之其他人基本没戏份
人设偏原著的意思是人物性格往原著那边跑,而且我这篇里的澜澜没有玫瑰花的刺……不过依旧可以按照bygg的脸带入。
突如其来的脑洞,想尝试一下和小说接个轨……

却是故人来

1.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地君殿,却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镇魂灯。
    这件自遥远上古时期流传至今的圣器看着就像是一盏最普通的煤油灯,灯托上漂浮着一线虽然微小却异常明艳的橙色火焰,微弱却带着万分的温和与坚定送给了这片古老的黑暗之地最初的熹微的晨光。
    距那场改变了两个世界的命运的战斗已经过了近百载,地君殿早已换了新的主人,前代与虎谋皮褒贬不一摄政官也已经作古。在新的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地星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久盼的光明中一步步走向先辈们所希望的那个未来。
    少年就是这时被人领着,来到地君殿的。
    带他来的人姓楚,长了一双十分凶恶的大眼睛,还老带着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浑身上下,包括死气沉沉的黑衣服上的每一根线头都写满了不高兴。
    这位楚大人据说是参与了上次那场大战,在地君殿的地位颇高,不过鉴于此君平时简直是一个行走的“不耐烦”,臭脾气闻名遐迩,地星的小辈见了他基本上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生怕自己惹到了这位大佬,平白赢得一顿教训。
    少年落后半步跟在楚大人身后,他大约16岁上下,身材颀长,已经初步有了成年人的骨架,脸上却还带着几分少年人的稚嫩。他的面庞堪称仙人之姿,但自眼尾收成一线的修长眼角却为这张俊美的面孔无端添上了几分邪气。
    “到了。”黑衣的男子停下脚步,侧过身示意少年过去,他沉默的看向少年的背影,眼神中难以抑制的流露出了几分尊敬,怀念和其他的一些其他的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东西。
    ……似乎跨越过了漫长岁月,看向了时光彼端的那个人。
    “这便是镇魂灯?”
    “这就是镇魂灯。”
    镇魂灯灯火莹莹,火焰微微跳动着,如同低语。他注视着面前的镇魂灯,却感觉这橘色的火苗仿佛是一个久别的至亲,正带着时光化不开的深情,温和而沉默地注视着他。
    少年突然感觉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混着自责直直冲上眼眶,他的眼圈一热,不必看也知道是红了,他眨眨眼,恍然竟有落泪的冲动。
    “你可以在这里随便走动,除了移动镇魂灯,其他做什么都可以。”楚大人收敛了眼中的情绪,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极其缓慢的吐了出来,压抑住了内心涌动着的情感“那我先走了。”
     他再一次看向少年的方向,喊出了少年的名字:“……巍。”
2.
    虽说被告知了可以在这个放置镇魂灯的大殿中随意走动,可少年巍完全没有乱跑的意思。他手中拿着一本学校印发的历史教材,坐在镇魂灯对面的石头上一言不发地阅读着。
    这个角度他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镇魂灯,这件圣器看起来极为普通,根本不像是有什么通天彻地之能,唯有灯火摇曳,摇摇晃晃地牵动着他的心神。
    不短的一段时间过去,少年巍手中的书本没翻几页,他的注意力总是会不知不觉的跑到镇魂灯上,当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盯着四圣的最后一个发呆很久。
    虽说地星现在已经有了阳光,但是地君殿却一直保持着古早时期的建筑风格,虽说这样看起来极为壮美,但是从实用角度看,采光及其差劲,地君和摄政官的办公区域还好,这个专门用来存放圣器的后殿设计简直反人类,大的要死却没几扇窗户,整体上简直暗得人怀疑人生。
    在这种环境之下,镇魂灯的灯光就显得尤为瞩目,短时间还可以忍受,可长时间看下去,眼睛难免会抗议。少年巍低下头,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这里的光线显然也不是很适合看书,他站了起来,找了个离镇魂灯近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把圣器当作真正的煤油灯用,也真是够奢侈了。
    “把圣器当台灯用,你小子挺奢侈啊。”
    寂静的宫殿里突然响起了第二个人的声音,少年一惊,他迅速抬起头,眼中迅速染上郁色,他立刻放下了课本,空着的的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雪白的长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少年右手执刀,飞快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凶狠的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不速之客。
    只见镇魂灯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他十分英俊,大约有一米八出头,身材高挑,肩膀端正,浓眉,深眼窝,眉眼间带着几分洒脱不羁。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中长款风衣,正十分没形没款地坐在放着镇魂灯的平台上,差点把这件关乎地星未来的圣器当作沙发靠背压上去。
    少年巍在看到男人的脸都那一瞬间便僵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掏了个空,周围的一切忽然就消失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这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这么不由自主的,近乎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人,从他漂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看到精瘦的腰和笔直的长腿。浓烈的,灿烂的,近乎绝望的感情从他的灵魂深处渗透到四肢百骸,他感到喘不上气来,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涌上了眼眶,泪水让他看不清男人的身影。他的手忽然脱力,长刀掉到了地上,他此时却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心爱之物,只是僵着身子一步步走向那人。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可是见到这人后的痛苦、激动与鲜红的爱意却又真真实实来源于自己的魂魄深处,他不需要任何理由,完全可以笃定——
    这个人必定是自己最浓烈的爱与深情,他是自己漆黑灵魂中唯一鲜艳的心上之血,他是自己苍白人生中的至宝,他是自己灵魂深处永远镌刻的烙印,哪怕自己万刃加身,也绝对不会让他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少年巍感觉自己的大脑中似乎有一片迷雾正在缓缓散开,过去的时光随着他离这个男人越来越近而逐渐清晰,他用力伸出手死死地抱住了那人,开口:“阿澜——"
    少年发现男人的身体也是僵直的,那人的嘴唇颤抖着,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个会不真实的梦,他似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出现的人是谁,男人看着走向自己的那张熟悉的,在镇魂灯无尽灼烧的痛苦中千百次梦回见到的脸,一步步地靠近自己,他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嘶哑着,叫出了所爱之人的名字:
    “……沈巍?”
3.
    在镇魂灯中是很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的,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漫长。有时赵云澜会感觉自己成了一团火焰,而不是什么东西在烧着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明亮的,他自己也是,灯拖上仿佛藏着一个世界。这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镇魂令主向来嘴贱命糙,平常特调处出任务也是大伤小伤不断,赵云澜从不畏惧受伤,也未曾害怕过疼痛。但是成为灯芯被点燃的痛苦显然和他之前受的伤都不一样,这种疼痛是火热的,持续的,绵密的,疼痛成了一个球把他硬生生的包裹起来,连他自己似乎都变成了疼痛本身,它不能被减轻,只可以被慢慢习惯。
    人总是要学着习惯,人总是能习惯任何事情,承受不下去就是死,可是赵云澜死不了,所以他有充足的时间慢慢习惯。
    最初的疼痛十分难忍,可是渐渐的就没有那么可怕了,当疼痛像空气一般无处不在它就不再可怕了,赵云澜开始有时间来想其他的事。
    成为灯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身为特调处处长他接触过的地星人比大多数人一辈子见过的都要多,他见识过太多地星人的爱恨,在不同于海星人的躯壳之下的是一样的炽热的灵魂。他们生于黑暗,却依然向往着光明,这份向往让他们哪怕明知道会被黑袍使抓回去定罪也要去看一看阳光的样子。
    他们畏惧沈巍,可是对阳光的渴望让他们不再害怕畏惧。
    海星与地星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身为执法者,他不能放任地星人在海星胡乱使用异能,但是作为一个人,抛弃掉前面那个不同的定语,他又希望那些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星球上的人们可以得见光明。
    无论是海星人,地星人,抑或是亚兽族人在灵魂上都是平等的,昔日先圣们共同努力渴求着的,从来不是让某一种族永远待在黑暗之中成为追逐光明的影子来换取另一族的幸福,而是希望所有人能够和平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赵云澜不畏惧疼痛,自然也不畏惧死亡。
    不管是出于一种什么原因,在遥远的上古时代那浮光掠影般的短暂时光里,他曾阴差阳错的继承了“昆仑君”的名号,与两位先圣有过深刻的共处,甚至宿命般的,遇见了那时的沈巍。
    昆仑山是十万大山之首,赵云澜既然成为了“昆仑君”,那么如果他一定要死,他也要死得像昆仑,而不是某个山野间的小土包。
4.
    赵云澜最美好的记忆中,全都是沈巍。
    他一直记得沈巍从背后偷偷看着他时仿佛藏有千言万语的双眼,记得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温柔漂亮的笑,记得自己因乱动圣器而受到伤害时他气极时手重重的砸上了铁质的杆子,对自己却只是略显粗鲁的擦掉了脸上的鼻血。
    他记得两个人并肩作战,他知道沈巍宁愿自己死也不希望他受到分毫伤害,他也看到了沈巍杀伐果决外表下对故乡的深刻的爱与眷恋。
    当赵云澜拿着镇魂灯倒在地星空无一人的街头时,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另一半被活生生切掉的痛苦,他不奇怪沈巍最后的选择,和夜尊同归于尽,不但保护了地星,也护住了沈巍心心念念的赵云澜和他爱的海星。
    那我便成为灯芯。赵云澜想,我要让你爱的地星和地星的子民们可以在阳光下生活,我要让先圣们期待的和平最终降临,哪怕会身死,总会有后人接下我们未竟的事业,让地星成为你期望中的地星,让海星不再受异能困扰。
    死亡是一段旅程,我们两个谁都不会抛下另一个人。两个人一起启程,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总会相见的。
    等我们再一次相遇时,你的故乡那里一定洒满了阳光,四海清平,河清海晏。
5.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我们还会再见的。
    好。
6.
    赵云澜猛然发现,自己感受不到了这近百年里如影随形的疼痛。
    这个老伙计乍然离去让他非常找不到北,浑身松快的有些不习惯,但比起这难得的轻松,他更为在意镇魂灯的情况。
    自己还在镇魂灯里面吗?没了灯芯,镇魂灯现在燃烧的又是什么?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见了一片暖暖的橙色火焰正在围绕着他,他伸出手,火舌轻柔地舔舐着他的掌心,却已经不再灼热了。
    “这是……?”赵云澜从这些温热的火光中,感受到了一种温和而又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持续地燃烧着。
     他忽然看到了地星的大街小巷,看到了人们脸上带着的幸福的笑容,他看到无数黑色的光在镇魂灯带来的阳光下从地星人的身上浮起,飘飘荡荡的飞向了镇魂灯,这些光在路上慢慢地褪去了颜色,最终变成了白色的光团汇聚在了灯托之上。
    是由黑能量转化而成的白能量。
    赵云澜忽然感到一股大力,温柔却不容置疑的把他推了出去,他脚下一空,便掉到了一座漆黑的建筑中,他一个趔趄,一下子跌坐在了高高的石台上,他下意识地抬起了眼,便看到了镇魂灯和……
      ……和借着镇魂灯灯火垂头看书的那个人。
7.
    跨越时间,我们终会相见。
8.
      “老楚好久不见?不错啊活成了个千年王八万年龟”
      “卧槽赵云澜你诈尸!”
END
补充一下:
我感觉我可能脑洞有点大,写这篇的目的是为了想把剧版接一下原著,所以基本上除了人设(主要是形象和楚恕之的苦大仇深)以外采用了纯剧版设定,讲真剧版这剧情真尼玛难接……其实最开始只是想写“赵云澜和转世的黑袍使之间的相处就像原著昆仑君和小鬼王一样”结果写文不带大纲写着写着就脑洞大开了……
我怕我的文笔不行故事讲不清楚,就来补充一下,我这里很多试图影射原著(似乎不成功),比如原著的圣人的凛然赴死,那份神性与大爱(神性也是昆仑君最吸引我的地方)真的很令人动容,但是我写不出神性出来(巍尽力了但不知道效果),所以只好化大爱为小爱,我感觉剧巍的牺牲是为了地星同时也护住了赵云澜,他觉得很值。但是就像原著赵云澜对沈巍想要效仿女娲对做法做出的选择是陪沈巍一起死,我在这里也设计了赵云澜对牺牲除了为了保护海星外也有希望沈巍爱着的地星能够拥有光明。但是个人觉得仅仅因为这个赵云澜不会赴死,所以私设了一下万年前(剧版万年前实在太狗了,我没认真看也没看懂……),麻龟和浮游,也就是原著的女娲伏羲的愿望是不管哪一族人都能堂堂正正的活着,所以赵云澜的选择也意味着先圣的愿望在万年后终于达成(我想暗指一下原著大轮回落成,神农圆梦)……
  剧情方面,结局我开了个大脑洞,真的是太脑洞了,写到结局才想到的,因为镇魂灯燃烧的是白能量,所以结局是所有地星人的黑能量变成了白能量继续点燃镇魂灯,地星人不再拥有异能,就是和海星人一样辣,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没有所谓的地星人了,只有生活在地星的人类,正好暗指一下原著因为鬼王成圣轮回联通到鬼族,所以没有鬼族了,鬼族却又无处不在的说法……我知道这个设定真心脑洞大,嘻嘻。
  最后,这个少年巍是转世,不过沈老师在见到澜澜的时候就慢慢恢复记忆啦!澜澜的脸就是打开记忆的钥匙~
  另外,沈老师叫过澜澜阿澜,第一次开车的时候。
  镇魂原著是我14年左右看的,从那时起这本小说就是我的白月光,成为赵云澜女友粉(雾),总共看了也有十几遍了吧,剧版真的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剧情方面),万万没想到我也有产剧版粮的一天……通宵写了这个OOC玩意儿,希望别伤大家眼,太困了可能这两天还会改一下,今天就算了。

我永远喜欢priest

皮皮清早发完粮之后,首页涌来一大波粮
妈呀脸都吃大了一圈!!!!!
当一个杀破狼女孩真幸福!!!!!!

我……我知道昨天是小叶子生日
我也在围脖上刷了好久的粮
可是还是没有更新嘤嘤嘤【电脑没电充电器被借走辣】
总之……小叶子生快!!!!!

lof快乐
我爱lof
微博再见吧您
(太太好像都来lof上了,以后莫非这里成了主阵地吗……?

我昨天更新都写了什么鬼东西啊……熬夜熬傻了吗

【ALL苍叶】濑良垣苍叶今天也在修罗场 Chapter.5

OOC慎
ALL苍叶!!!
请关爱缘更作者
TV叶子走游戏剧情

简介:苍叶收到了一款奇♀怪的游戏。

Chapter.5   和熊孩子战斗吧!苍叶君!
    游戏开始后就是最开始的剧情了,那个熟悉的电话痴汉终于提醒了苍叶现在大概是什么个时间点,好在游戏给的选项虽然和他平时对付这种客人时说的话差不多,他就直接按照本心选择了。
    不过,回想起来就时从这一天开始这一天他的平常的生活正式出现了“非日常”的端倪。
    ……收到生的信件的那天。
    对于生,苍叶一直感觉十分的复杂。
    只是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兄长的遭遇,就觉得自己二十多年安逸的生活是一种罪恶。
    如果自己早一点知道,是不是就可以救回生呢?
    虽然理智上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如果”,但是在罪恶感,后悔以及对生为自己做的一切的感激之情的交织之中,难免会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
    “……生。”
    ……哥哥。
    如果,这个游戏的话。
    是不是有着让生活下来的结局?
    苍叶忽然心跳如鼓,一丝渺茫的希望突然给了他无数的力量。
    哪怕是假的,就算对现实没有任何影响,他也……想试着努力一把,让哥哥活下来。
    “叮,玩家收到‘电话痴汉’的电话,魅力值+1。”
    “玩家成功推销出商品‘可能用不上的零件(我本来没打算买的……咦?我怎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X1,智力+1 。”
    “玩家运用‘特殊服务’进行拉客,魅力值+1获得flag‘痴汉的凝视’,可能会引发未知负面状态。(呐,我什么都会为你做的,多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吧,啊?)”
    苍叶:“……”
    这一连串的通知真的很煞风景,把他从对生的感情中强行拉了出来。
    另外括号里的解释是怎么回事?总感觉有些不太妙……
    而且苍叶敢肯定那个名为“痴汉的凝视”负面状态绝对,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玩家收到‘生的来信’,主线剧情开始。”
    “啊,苍叶在看色色的邮件,苍叶是变态!”
    “成年男人可真是肮脏啊。”
    背部受到了一下不大不小的打击,随即一个难以忽视的重量就压在了苍叶的背上,这一下差点砸得他眼冒金星,而始作俑者却幸灾乐祸的吱哇乱叫起来。
    “玩家遭受熊孩子的骚扰,要怎么办?”
    “A 把他们甩下去。”
    “B 把他们甩下去。”
    “C 把他们甩下去。”
    苍叶:“……”
    恕我直言,这三个选项有什么区别吗?
    看样子如果不做出选择的话三个熊孩子怕是会一直趴在自己的背上,苍叶觉得为了自己的腰着想,还是赶紧把他们甩下去比较好。
    就算被说成没大人样也没关系,反正这两下子也吓不到他们。
    贵绪,奈绪和美绪果然在发出了一阵尖叫后以少年人特有的用不完的精力极快的恢复了元气,他们的目标很快的转向了杂货铺里摆着的立柜。
    “喂喂,放在那个架子上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啊?”
    “肯定是什么武器吧!”
    “好可怕,男人真是野蛮啊!”
    三个孩子的话让苍叶感到了久违的头痛,他试着说几句话去阻止一下熊孩子们,但是系统此时并没有给出选项,不出意外的他此时也说不出话来,所以只能看着三个小家伙炮仗一般冲向了本来就不是很稳固的柜子,脑门上的青筋不由得一跳一跳。
    ……然而,他们的动作却忽然停住了。
    就像是被忽然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停住了,奈绪甚至还是一个跑得太快以致双脚离地的造型,面部表情甚至愉悦到有点狰狞。
    “恭喜玩家开启小游戏:智斗熊孩子(喂!说的就是你们!别乱跑,好好听话!)”
    “请玩家努力抓住捣乱的熊孩子呀。”
    出现在苍叶面前的是一个类似RPG游戏的界面,界面上出现的是三个混世魔王和自己——虽然四个人都是像素图,苍叶需要用在屏幕右下角的位置出现的“上下左右”四个箭头控制代表自己的蓝头发像素图捉到三个到处乱跑的小像素图。
   苍叶:“……”
   这都是什么玩意?
   不过好在虽然熊孩子的速度很快,但是自己的速度也不遑多让(虽然最开始因为行动速度过快导致苍叶好几次差点撞墙),最终伴随着一阵欢乐的音乐声,苍叶还是一个个的抓住了他们。
    “恭喜玩家,小游戏胜利!”
    “羽贺店长好感度+2。”
    “获得奖励——换洗衣服X1(什么?为什么所有的换洗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的穿衣品味自己心里没点【哔——】数吗?)”
    ……所以说括号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会消音了啊!还有我的穿衣品味真的那么糟糕吗……
    游戏胜利后苍叶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平凡门口,面前站着的是垂着头可怜巴巴的几个熊孩子。
    “苍叶,好凶。”
    “超级凶的苍叶!”
    “所以说男人果然是粗鲁的生物啊!”
    “我说你们不要来这里捣乱啦!要玩去别的地方玩吧!”
    贵绪拉过兄弟和妹妹的手,一溜烟的逃跑了,跑之前还不忘挤眉弄眼的做出了个鬼脸,当然,做鬼脸的最高境界是要用手拉一下脸皮的,但无奈他的两只手都被占用了,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利用面部肌肉摆弄了一下,还不忘发表了一番自己在刚刚的战斗中领悟到的至理名言:“苍叶是大笨蛋!大笨蛋!”
    送走了三个小祖宗,苍叶终于松了口气,每次遇见这三位基本上比看店一整天都要让人疲惫,从身到心。
    “啊,苍叶君,辛苦你了。”
    苍叶转过身去,看到羽贺店长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大概也知道苍叶刚刚被三个捣蛋鬼搞得很是头大“不好意思,能拜托你跑一趟,把这个送出去吗?送到之后直接下班就行了。”
    “叮,收到任务:给芳江阿姨送快递。”
    “完成后可获得:芳江阿姨爱的蛋糕X1.”
    那种东西根本不想再吃一次好吧!
tbc.
吼吼吼更新!
其实我大概,是不会写水纪线的
那就意味着,是没有“生活着跟了东江”这种结局的

还有关于叶子的衣服,我记得B站上一直有人在说这衣服超级丑,其实我觉得这是TV的锅,游戏里明明超级显腰细腿长的!!!不过叶子从头到尾好像就这一件衣服(没算金目时期)?睡觉也不换睡衣只是脱了外套?啊这么说来正片中有两套衣服的是不是只有椅子和命苦啊……
剧情方面肯定不会完全按照游戏,不然全员共通线的那些日常能写死,怕是两万字都进不了主线,所以我就改啦~
还有,这次真的是好久没有更新啊,三次真的是忙疯了,学院活动,社团和上学期没听课的历史遗留问题搞得真的没啥时间更新……而且也有点卡文,实在抱歉<(_ _)>我会努力的!

双人合写 @冰茗 对不起你要的雀哥还是没有出场,而且我也不能肯定下一章他能不能出场ORZ

碎碎念

想吃DMMD
唉……其实我主吃的不是椅子,但是椅苍的粮相比起来还是很多的,所以还是要吃的
现在想吃莲苍红苍可是没粮哭唧唧
求粮QAQ
还想吃咎狗,小明太可爱,想吃SA可惜没粮吃哭唧唧
阴阳师想吃狐跳……虽然狗崽火但是真的更喜欢狐跳嘤嘤嘤(ಥ_ಥ)
还想找人一起聊DMMD,可是安利我都卖不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LL苍叶】濑良垣苍叶今天也在修罗场 Chapter.4

预警:
OOC慎
关爱缘更作者
TV叶子走游戏剧情向
ALL苍叶!!!ALL苍叶!!!!ALL苍叶!!!!!

简介:苍叶收到了一款奇♂怪的游戏

Chapter.4  目标——孤独终老

   可攻略角色。
   CP线。
   成为恋人。
   18禁情节。
   苍叶:“……”
   “结果是galgame吗?”苍叶在嘴中轻声嘟囔着,极力压下心中各种不太妙的预感“不过如果主角是我的话,到底有什么人物可以攻略啊。”
   苍叶努力地想着自己身边的女性,他这才惊异的发现自己身边的女孩子基本少到可怜,即使忽视掉年龄,他可以想到的也只有外婆和芳江阿姨——这么说来好像在四处打架嗑药玩女人的叛逆期之后,他的女人缘就差到可以了。
   “说起来这种游戏的主角应该是红雀那家伙才对吧。”苍叶想起挚友那夸张的桃花运,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从白金牢笼回来后,红雀好像突然转性了一样,虽说身边依旧美女环绕,不过似乎很少再带人回家过夜了。
   不想看到这些看似活泼可爱实际恶意满满的文字,苍叶的手指下意识的加速翻过了剧情介绍的页面,停留在了好感度选项上。
   ……老实说虽然这个选项极有可能注明了可攻略人物的身份,但苍叶一点都不想点开它,或许是潜意识里有着一些对可能出现的名字的预感,他潜意识里认为这个看似普通的“好感度”也许会给他带来进入这个游戏之后最大的惊吓。
    苍叶把眼睛闭上,终于下定了决心把眼睛睁开,微微发光的页面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出现的第一个名字是——
    红雀。
    苍叶:“……”
    苍叶:“……?”
    红……红雀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说刚刚的确觉得这种galgame的主人公应该是红雀,但他真的不想让红雀出现在这个位置啊!
    即使并没有攻略红雀的打算,但幼驯染的名字出现在“可攻略对象”标签内还是让苍叶产生了一种难言的罪恶感。
    紧跟在红雀名字后面的是诺伊兹,库利亚,敏克,威尔斯和托利普(瓦尔特&海瑞莎)。
    苍叶……苍叶现在不想说话。
    前面的还算正常,不过最后的那两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迷幻吗啡的人会在这里啊?还有括号里的是智能伴侣吧,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虽然苍叶并不歧视同性恋,但老实讲他也不觉得自己是弯的,在青少年时期自己也和很多女人有过露水情缘,有意约/炮的男人虽说并不是没有遇到过,但他们的下场也很统一——被揍的屁滚尿流。
    而且先不说其他人,单论红雀那种人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啊,他明明迷恋女人迷恋的要死。
    苍叶满心匪夷所思地试着点了一下红雀的名字,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长长的好感度条,他英俊的青梅竹马对他的好感度大约占了好感度条的十分之一左右,数值上显示为65。
    这么一路点下去,红雀的65好感度是初始好感最高的,接下来是库利亚的55,然后竟然是威尔斯和托利普,这两个人的好感度居然已经到达了50,然后是诺伊兹的40,最后敏克好感度是20。
    好感度有些怪怪的,应该说……这些好感度都低的可怕。
    就算是好感度最高的红雀也不过是好感度条的十分之一上下,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一点让苍叶松了口气,因为根据游戏说明来看,这并不能说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galgame,这款游戏对攻略任务并不是通关必要要求,而且即使是galgame,很多也是会有“注孤生”结局的。
    没错,苍叶面对这一群熟悉的“可攻略人物”,他一个也不准备攻略,不说别的,攻略他们实在是……太尴尬了。
    既然初始好感度不高,那他只要注意着不要把好感度刷过了界,把所有人保持在好感度条的50%左右,就是一般游戏中“友情”这个范围——没错是纯洁的友情,这样的话差不多就能走到“孤独终老”这条结局了。
    有了看似光明的目标,苍叶关掉了屏幕,干劲满满的正式开始了游戏。
    今天的濑良垣苍叶,正在为“孤独终老”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Tbc.
缘更……
还有莲不在可攻略人物里不是bug,因为是隐藏线所以要到最后才会出现。
伪双线放出来纯属恶趣味,然而正文不打算走,冰茗说她会写番外。
伪双的好感度这里,因为很有兴趣所以初始会很高,但因为衣冠禽兽老实来讲对叶子没多少爱,我感觉就是兴趣,所以绝对到不了一百,玩命刷也到不了。
还有其他好感度问题,雀哥的好感度绝对不低,因为好感度条没有上限,基本上好感度到一百就绝壁是爱情了,但是到了100以后还可以继续刷,65就已经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了,所以……
嘿嘿。
双人合写 @冰茗

关于苍叶的修罗场这篇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U盘挂掉了
U盘挂掉了
U盘挂掉了
更新丢掉了
给我点时间重新码字QAQ
更新会尽力的,不过肯定会拖了……